郑州老人只身入罗布泊探险失踪续,家人找到其自行车印

  郑州的陆淡老人只身骑自行车进入罗布泊后失踪,到9月21日已经42天了。9月21日早晨,陆淡的家人带着向导深入罗布泊找寻老人,他们在沙漠中找到了老人当时留下的自行车印痕。9月21日下午,探险爱好者、新密的龙先生说,他近期将组织9人团队进罗布泊,希望能在沙漠中发现老人的相关线索。

  郑州65岁的陆淡老人深入罗布泊沙漠只身探险而失踪,他的家人连续两次进入罗布泊找寻,记者和探险爱好者也分两组深入沙漠找寻老人。经过多方找寻,10月1日夜,陆淡老人的家人终于在罗布泊湖心处找到了老人的遗体。

图片 1

  儿子带着向导进入罗布泊

  记者和探险爱好者深入沙漠找老人

  65岁的郑州人陆淡,退休后开始骑车漫游全国。8月9日陆淡只身进入罗布泊,本来半月就该出来了,但至今杳无音信。昨日,陆淡的老伴习阿姨赶到本报求助,本报与库尔勒市警方取得联系,并与当地媒体联合,找寻这位在罗布泊失踪的郑州老人。

  “看到父亲的山地车留下来的印痕”

  在连续报道了郑州65岁的陆淡老人深入罗布泊沙漠失踪的消息后,郑州探险爱好者龙占卫、王争辉自愿组织找寻队入罗布泊沙漠找寻。

  只身骑行罗布泊

  9月18日下午,陆淡的儿子陆雨辰带着妻子和母亲习英梅,跟着精心挑选的两名向导,赶到罗布泊沙漠最西入口——营盘古城。在这里询问了老人在此住宿时留下的线索后,一行人赶到沙漠中第一个重镇35团场,这里是陆淡老人失踪前最后住宿的地方,一家人找到了当时陆淡老人所住的那家小旅馆。

  9月29日,记者和两组探险队从郑州出发,从东部玉门关进入罗布泊,老人的家人从西边进入。

  1个月过去至今无音信

  9月21日晨,陆雨辰把母亲和妻子留在35团场,自己带着向导,根据当时旅馆老板介绍的情况,顺着老人当时骑着的山地车的印痕,向沙漠深处走去。

  老伴要为陆淡立个碑

  65岁的郑州人陆淡,退休后开始骑车漫游全国,1次到漠河,2次入新疆,3次到西藏,去年还骑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10年来年均骑自行车里程1.25万公里。可他自8月9日只身骑车进入罗布泊后,一个多月过去了,一直没和家人联系。

  “我们在尉犁县时,就提前买了我爸骑的那种山地车的一个车胎,雨辰带着这个轮胎进了沙漠。刚才,他们打过来电话,说在离旅馆30多公里的地方,看到了我爸的山地车留下来的印痕,他们正顺着印痕找寻呢。”昨日上午,陆雨辰的妻子对本报记者说。

  10月5日,记者接到陆淡老人的老伴习英梅的电话,称陆淡的遗体在罗布泊湖中心找到。习英梅老人对记者及两组探险队员表示感谢。老人称,她要为陆淡老人立个碑。

  昨日中午,陆淡的妻子习英梅女士赶到本报求助,讲述了陆淡骑车进入罗布泊的经过。

  住在老伴失踪前住的旅馆,妻子流泪

  “我父亲遇难地是雅丹地貌,路况非常差,车不容易开进去。”老人的儿子陆雨辰介绍,他们是以每15公里为半径画圆然后徒步进入,这样一环套一环地查询,仔细搜寻陆淡老人留下的车印和脚印。虽然罗布泊内部如迷宫,但最终他们还是找到了老人的遗体。

  去年,陆淡就和同伴一起骑车去过新疆,4人一起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顺塔里木河向东,20多天后从沙漠中走出来。老人回到郑州后,还是不甘心,因为他心中还有一个愿望,就是骑车进入有“亚洲百慕大”之称的罗布泊沙漠。

  “找不到他,我也不想回郑州了”

  老人遗体就地埋葬

  今年4月27日,陆淡约上另外3位骑友骑车去罗布泊,家人极力反对,但他还是出发了。4人赶到沙漠边缘时,其他3位骑友不愿再去了,陆淡于8月9日只身骑车进去。

  一家人尽力找寻,但一直没有陆淡的消息,习英梅老人越来越难过,两天来,她大多时间都把自己关在老伴住的那间房里,伤心流泪。“找不到他,我自己也不想回郑州了。”老人对35团场派出所民警说。

  据罗布泊镇派出所史所长介绍,他们接到陆淡老人家人的报警电话,及看到郑州晚报、库尔勒晚报的报道后,立即组织警力沿老人进入处查找,但无果。9月中旬,陆淡老人的妻子和儿子赶到后,他们派车进入查找,仍然无果。9月下旬,陆淡的老伴和儿子再次进入罗布泊,终于在10月1日夜找到老人的遗体。警方称,这种可能只有万分之一,但还是被他的家人发现了,他的妻子和儿子的执著让人敬佩。

  习英梅哭着告诉记者:“陆淡从库尔勒走时,给我打了电话,说带了30升的水,称正常情况下会在半月之后,从玉门关附近出来给我打电话,半个月前,我收到他寄给我的这次进入罗布泊的地图,上面有他画出的行进线路,但到现在已经过去30多天了,却没有任何音信。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他从没有这么长时间不与家里联系,我已经向新疆库尔勒市报了警。”

  9月21日17时,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找寻的人进入沙漠已经8个小时了,除了老人的自行车胎印外,没有发现老人任何线索。“10多年来,陆老先生是唯一骑自行车深入沙漠的人。所以,在沙漠里,跟着老人的自行车印痕找寻,是一个好办法。”

  据了解,因为各种原因,在法医鉴定后,家人就地在沙漠掩埋了老人的遗体。

  库尔勒警方搜寻没发现踪迹

  一探险爱好者欲进罗布泊找老人

  昨日上午,本报与库尔勒晚报以及库尔勒公安局取得联系,据当地民警介绍,习英梅已经于9月8日上午报警,并且把陆淡的相关资料传给警方,库尔勒公安部门已向罗布泊辖区的派出所下达命令,在沙漠中搜寻陆淡。但到昨日上午,库尔勒公安部门通过卫星电话与罗布泊里楼兰古城的派驻人员联系,没有发现陆淡的影子,他们将全力查找。

  “陆淡老人的精神让我很感动”

  昨日中午,本报与库尔勒晚报取得联系,对方愿与本报联手,协同当地警方,找寻陆淡。昨日15时,习英梅称,她准备于今天从郑州飞往库尔勒,在北京工作的大儿子也将赶往会合,母子一起去找寻失踪30多天的陆淡。

  “我已经8次进入罗布泊了,但我都是开着车,备好吃的用的,还有现代化的通讯工具,组织团队进入的,陆淡老人的精神让我很感动。”9月21日下午,郑州一企业家龙先生与本报记者联系说,他也是一名探险爱好者,曾开车从库尔勒到罗布泊湖心,走了570公里。根据他对罗布泊的认识,老人推着山地车带着那么多东西,从35团场向东,应在100公里的范围,可能会发现老人的线索。

  据科学家研究,每人一天至少应保证喝1.5升水,陆淡携带的30升水只够喝20天。本报将与库尔勒晚报一起关注搜寻的最新进展,祝愿陆淡老人平安归来。

  龙先生说,他将组织郑州的探险爱好者,准备于本月28日启程去罗布泊。“我们打算从东向西,与陆淡老人的相反方向入罗布泊。我们带有高倍望远镜,到湖心后,将对老先生可能失踪的那段路,重点找寻。希望能找到老人的相关线索。”

  迷上自行车40年

  40岁到四川上学骑车去

  上世纪50年代,陆淡全家随着父亲工作调动来到了郑州,1960年父亲病故,作为长子,陆淡初中毕业便开始工作。那时候个人有自行车的不多,只有单位领导和办公室有。一次,陆淡悄悄“挪用”了一下“公车”,骑着单位的二八自行车,去了趟开封,从此,他迷上了这种两轮的带链条的“家伙”,并发誓自己也要拥有一辆。1971年,陆淡用攒了一年的工资,买了辆凤凰二八车,以后出门他几乎再没坐过别的车。1984年,年近40岁的陆淡去四川接受成人教育,家人和朋友都劝他坐火车,但他坚持骑自行车,比别人提前一周出发,最后按时赶到了四川。途中骑到西安时,陆淡亲戚给了他一顶帐篷,在夜里终于可以不再露宿,免去蚊虫叮咬之苦。

  爱上骑行旅程

  去漠河三峡、两次骑行进藏

  上世纪80年代,陆淡骑车到过我国最北部的黑龙江省漠河县,参加了当地的极光节。之后骑车去宜昌,领略三峡风光。据习英梅介绍,在陆淡心中,一直最想去的是西藏——旅行者心中的圣地。

  2005年,为庆祝自己60岁生日,陆淡提出骑车去西藏,家人极力反对,但没人能拗过他。大儿子没有办法,为了父亲的安全,请假3个月,陪着父亲实现心中的夙愿。可骑行到拉萨的第二天,陆淡大儿子接到家里电话,岳父去世,父子俩只好中断行程,乘火车赶回郑州料理亲人的后事。2006年8月,陆淡再次骑行到西藏,实现了自己的夙愿。这次骑行陆淡还赶到四川的亚丁自然保护区,因为手机没有信号,半个月无法与家里联系,一家人提心吊胆的,最后接到他的电话才放下心来。

  64岁骑车越过青藏高原

  年均骑车2.5万里

  去年5月汶川发生大地震,陆淡又出发了,他赶到震区,做了力所能及的工作后,从震区沿川藏线,和同去的3位同事骑车一起进藏。这次是陆淡第三次进藏了,此行他心中有一个更雄伟的计划,准备骑车越过青藏高原,去尼泊尔看一看异域风情。

  到了拉萨后,陆淡提出要去尼泊尔,同去的同事被他的远行计划吓得当时就退却了,可陆淡心意坚定,他办好了去尼泊尔的相关手续。8月初,他独自一人,骑车越过了青藏高原,只身进入尼泊尔,在那里逗留了5天。他也许并不知道,就是在全中国,像他一样痴心于骑车周游全国的人,还没有人能超过他的纪录,10年来他年均骑自行车里程1.25万公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