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而终

老师傅给徒弟讲霸王别姬的故事说。
人纵有万般能耐,可终也敌不过天命啊。
那霸王风云一世,临到头,就剩下一匹马和一个女人还跟着他,霸王让乌骓马逃命,乌骓马不去。让虞姬走人,虞姬不肯。
那虞姬最后一次为霸王斟酒,最后一回为霸王舞剑,而后拔剑自刎,从一而终啊。
那时候,梨园里有的只是小豆子和小石子。
小豆子总唱:我本是男儿郎……师傅怎么打他也改不过来。
后来,小石子粗暴地将烟管戳进小豆子的嘴里,从那一刻起,小豆子开始唱:我本是是女娇娥。
挨过了很多打,终于熬成了角儿。
程蝶衣是虞姬,段小楼是霸王。
虞姬当霸王是依附,一如蝶衣对小楼。
段小楼曾无意中说: 我要是有个这把剑,你就是正宫娘娘了!”
后来段小楼娶了菊仙
蝶衣在四爷那里看见那把剑,心疼地落寞。
他还是把剑送给了段小楼。
段小楼说:你是真虞姬,我是假霸王。
日本军抓走段小楼的时候,蝶衣去军营给青木唱牡丹江,后来他说,我也恨日本人。可是为了霸王,他心甘情愿。
时代在变迁,清末民国,日军侵略,文化大革命,在蝶衣心中,并没有政治的界分,他愿意把京剧唱给懂戏的青木,也愿意从一而终地守护他的霸王。
段小楼在日军侵略时期还有着年轻人的血气方刚,他从未偏见地嫌弃过菊仙的出身,后来菊仙流产,自己也在时代的波折中吃了很多亏,最终在文化大革命中彻底失去了底线。
这个人物很写实,小四唱虞姬,当他拉着蝶衣说,我也不唱了。真想他头也不回地走出去,那该多好啊。他对蝶衣也并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是俗人,自有世俗的限制。
再说菊仙,她一直都是聪明地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如何嫁给爱的人,她有她的舍弃和勇气,可能爱的人才懂爱的眼神,所以她很快看出了蝶衣的心思。她爱的很执着,每一次都希望漂漂亮亮地赢得爱,当她爱的段小楼说,我不爱,不爱她。那一刻菊仙的爱死了,所以她会自杀一点也不意外。
小四这个人物,与其说写一个人的丑陋,不如说是那个时代的迂腐。他何尝不爱虞姬,但在那个大背景下,他成为那个时代大多数人的缩影。极端地批判和人格教育,是所有知识分子的悲哀。对艺术的糟践,简直令人发指。
“你楚霸王都跪下了,这京戏能不亡么?!!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四爷当蝶衣是红颜知己,雌雄不分,他看懂了蝶衣的戏,可惜戏中自有霸王,只能看他在爱里伤悲。
哥哥在里面简直风华绝代,盛世美颜啊。
戏醒了,他记得从一而终,所以他结束了虞姬的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