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到让我无法压抑开骂的洪荒之力,一分不能再多了

我老公是姜文的粉丝,作为姜导今年上映的片子没理由不去捧场,所以我也被拉着一起去了。

  《一部之遥》的第一观感昨天已经说过了,痛快!过瘾!这绝对不是姜文最好的电影,但这却是姜文玩得最high的一次,也是在表达上最放肆、最胡来的一次。虽然在思想性与故事性和以往的作品完全不能比,但在喜剧性上却一飞冲天,炸裂全片!向来以讥讽式黑色幽默见长的姜文,这次努力把脑回路拉到最长,企图把一个一个的笑话拉伸成弹弓,扯到最长还绕成卷儿,发挥最大的弹力,狠狠地拍打在观众的笑点上。但对于不习惯这种喜剧逻辑的观众来说,恐怕姜文手上的力度才发到一半,脑内控制发笑的那根弹簧就已然断裂开来。
  从电影开始的第一秒,姜文就已经向观众坦白这是一部独属于他的“影迷电影”。一开始就是一个宏大的向库布里克致敬的镜头,然后就是把《教父》里马龙•白兰度的经典出场完完全全复刻下来,紧接着又是巴兹•鲁赫曼般声色犬马的歌舞场面,这还不算完,马走日与完颜英开车兜风的场面,那浮艳的金黄色跑车与流光般灿烂的街景,又狠狠地恶搞了一把《了不起的盖茨比》。纵观全片,这样巧妙而用心的设计几乎俯仰皆是,文明戏、海派清口、卓别林的默剧、还有他老婆周韵,这电影几乎成了姜文心中所爱事物的展会。虽说前些年拍出了《让子弹飞》这样皆大欢喜的影片,可别忘了,姜文从来就是个逼格高到没朋友的人。说得装逼点,就是代表了中国“精英知识分子的情怀”。我所看到的,恐怕也只是这部影片的沧海一粟。事实上,《一步之遥》这部片子,适合等日后见识逐渐广博了,再来看。而且多晚都不算晚。
  所以我也特别能理解国内某地产界大佬说《一步之遥》“看得我睡着了”。姜文如此执着而强烈地表达自我审美与趣味,这种行为本身就太值得敬佩。因为这是完全与市场规律相违背的道路,大多数观众走近电影院时,是既不懂库布里克也不懂《大独裁者》的,当然他们也没有这个义务。在这片青春怀旧风大行其道的市场土壤下,姜文播下的是自我基因如此强大的种子,最后生发出的果实,难免被世人所嘲笑。姜文是硬生生地把自己的电影往一条市场的死路上拍,但这条市场的死路,或许才是中国电影真正的生路。所以想想也挺心酸:有些观众走近电影院需要的只是满足她们自身无病呻吟的心理,意淫青春的同时也暂时忘记现实中自己作为一个loser的身份,名正言顺地顾影自怜一把然后哈哈大笑了事。而真正有品位而且敢于表达这种品位的人,反而得不到鼓励。所以这一部分观众还是该看什么看什么吧,别来趟姜文这趟“混水”了。毕竟别人都没嘲笑你逼格低呢,你是哪来的自信嘲讽别人逼格太高?

完全没有想到这部电影的观影过程会是一次痛苦如斯的如坐针毡。经过开场尺度惊人的灭门戏之后,从“邪不压正”四个字被轰出的那一刻开始,尬破天际的尴尬就开始酝酿,且一直持续到片末,让我整个观影的中后半段,都变成了压抑内心想开骂的洪荒之力的意志力试炼。

在短评里也是打的一分,因为我不能违背自己的想法–装逼看懂了,理解了,因为从头到尾我不知道片子到底在表达什么。在影片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这个片子是不是被总局给阉割的不成样了,但是转念一想,姜文一直就是这种强调,看不懂没事,你可以买票再去看一次,再看不懂就再去看一次,我牛逼你傻逼。

【吐槽】
  不过,这部电影也的确有自身的问题。其实观众只要能保持在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内全神贯注,以及领会姜文百分之七十的笑点,这片子就足够成为一部好笑、好看的电影。而仅仅达到这两点,就足够算得上是贺岁档的良心了,毕竟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在看《私人订制》。可观众并不买姜文的账,我觉得问题主要还是在剧本环节,这故事的节奏太不匀称,同上述的问题一样,太不像一部商业片该有的节奏。开篇的半小时舞台戏挺精彩,可到了后来,完颜交待自己爱上了马走日,又在房里对马走日疯狂逼婚,两人一扭头又开车去兜风,直到最后崩上月球完成飞仙。剧情之间的联系完全让人看不懂,如果这种“看不懂”可以用“荒诞手法”来解释的话,那这些桥段里的话唠症状和神棍般的台词只能用“无趣”来形容了。
  后来的影片中段,讲马走日的逃亡、被捕,以及被捕后各方势力的明争暗斗,影片又陡然好看了起来。可到了末尾,武六不知怎么就爱上了马走日,在一场沉闷的婚礼后以完全没有技术含量地方式救出了这个上海第一重犯,逃亡路上又出现了非常猎奇的一幕:也许是人类影史上第一次出现的母女以枪火互射的画面,而且是在一个民国版的《速度与激情》片场。这一幕其实挺好玩的,可后面在草坪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群人,同时马走日又开启了话痨+神棍模式,在一场不知所谓的演讲中被不知所踪的子弹射中,在临死的下落中还对着镜头念叨了一把。这种神神叨叨的剧情设置和自我陶醉般的个人独白,连我这个水瓶座都不能忍阿!
  但作为一个至少看过姜文《太阳照常升起》的人,又觉得没什么是不可以忍的。那些地方让我想吐槽,但也不可否认地具有超现实的讽刺力量,这更是一种“能看清世界本质却又用力在这世上活着”的精神之美。这也是姜文电影中一以贯之的珍贵品质。事实上,在姜文的影迷之中,有不少具有解读这些隐喻与暗示的“考据派”。而我作为一个只看过一次电影、没有这种习惯也没有这种实力的观众,实在是不敢妄下结论。事实上,豆瓣的热门影评里已经挤满了这种解析文章,的确是让人脑洞大开。
  所以就像我刚才说的,姜文本来没打算讨好观众。所以讨论节奏、剧本这些太公式化的东西没有意义,因为观众喜欢的东西有公式可套,而这些对姜文而言,是无效的。有些段落很好看,又有些段落很晦涩,全在于你怎么看。有趣的是,马走日的神棍+话唠模式,总是以他开车这一行为为起始的。这不由得让人想起经典小品《卖拐》中大忽悠对范伟的评价:大兄弟阿,你双脚离地了,智商关闭了,体内病毒自然就重新占领高地了。

《邪不压正》在我看来,是一次全方位的溃败,完全沦落成姜文的自恋舞台。这种自恋就像彭于晏无时无刻都觉得自己狂狷帅气的演技,让人难以下咽。

说我智商硬伤也好,说我不懂电影也好,但在我眼里这就是个烂片,毫无节奏感,剪辑乱七八糟,莫名出现拉长的歌舞–除了延长时间对剧情没有任何提升。

【关于演员】
  如果文章以后的事业能有所起色的话,我想他真得好好感谢姜文。姜文把这个角色给文章,对文章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因为武七是个十足的丑角,愚钝、无能、又刚愎自用,放在有“精英意识”的姜文电影里,自然是被人奚落、厌嫌的那一方。多么像他在现实舆论中所扮演的角色阿!他现在的处境,也只能在这种角色上求得舆论上的安全。哪怕是出演稍稍正面一点的角色,必然会引来新一波的舆论反应。而且这个配角在演技上的发挥空间挺大的,平心而论文章的演技还是可以的。
  不过说演技,最大的惊喜应该是王志文。如果这部电影有弹幕的话,肯定在某个时段内满屏都是“什么!王志文竟然是个上海人?!”。一直以来王志文给人的就是北方人的感觉,而且是一个很严肃、腹黑的人。结果这次居然出演一个上海滑稽剧的市侩俚人,这种微妙的戏剧冲突看得挺过瘾的。舒淇用了配音也挺意外的,因为一直觉得她是个声音很性感的女演员,但姜文肯定也有自己的考虑,毕竟她又不是女一号。

剧情上,虽说是改编自张北海的小说《侠隐》,但《邪不压正》从文本上就基本是姜文自己的作品,气质和原作有着巨大的差别,因此电影中毫无逻辑情节生硬的故事构成,可以说全是姜文的锅。整个片子塞满了煞有介事的人物,行为动机和逻辑的交代却像在侮辱观众的智商。例如片中姜文说“花了20年下了一盘大棋”,恕我愚钝,我真没看出来这棋下到哪里去了。和廖凡谈交易要杀日本人,然后又和日本人谈交易要杀廖凡,一开始说要把彭于晏送去让他们狗咬狗,后来莫名其妙把他送上钟楼去敲钟,再后来哭哭啼啼地又把他叫下来,这20年的棋下到最后,就是下成自己倒挂着牙被拔光满口是血,谋划我是没看到,我只看到装逼不成反被不停打脸。

至于在每部戏里都出现的周韵,我的评价就是–还好你是姜文的老婆,求你别去演别的片子了,好歹也是科班出身的,台词演技生硬,长相也不是主角像,看到真的好出戏,甚至还没同步剧里我一直觉得演技烂的文章好,对不起,在这部片子了,我居然觉得文章演技变好了,可能因为化妆没那么装逼恶心,看起来就顺眼了。

【结束】
  最后的总结陈词,想套用姜文电影里的一句话:
  这是姜文的一小步,却是中国电影的一大步。
  就像当年大家都看不懂刘镇伟的《大话西游》一样,谁能保证现在那些喊着“把浅星爷的电影票还回去”的观众,不会在若干年后,突然发现:原来不怪自己当年看不懂,只能怪姜文太超前。
  嗯,这不是一部好电影,也不是一部坏电影,它只不过是一部很姜文的电影。

至于喊爸爸喊上瘾的彭于晏,真是几块腹肌都救不了的灾难。一开始看他露肉耍帅的时候我还难抑兴奋,后面他再怎么裸,我都波澜不惊了,因为这个人物就像他裸体上盖满的红印一样,只剩下可笑和莫名其妙。很多人说《邪不压正》里复仇只是幌子,主旨是一个少年的成长史,我呸啊,这到底哪里看出来成长了啊?如果说从一开始磨磨唧唧的浪费N次机会忙着跑酷忙着偷刀忙着在女人屁股上盖印就是不复仇,到最后冲过去大杀四方就等于克服恐惧有所成长的话,对不起,李天然的恐惧我从头到尾都没看出来,他的恐惧只苍白无力地出现在他声嘶力竭毫无感染力只懂一遍又一遍重复的台词里。如果说人物弧光的展现是通过说几句台词就能呈现的,那还要TM演技来干嘛?当然这不全是彭于晏的锅,更大的问题在于姜文完全没有相应的情绪烘托来展现李天然的恐惧,所以当看到李天然极其游刃有余的偷鸡摸狗就是不干正事了半天,才用几句台词来告诉我他在怕?我只想说怕你妹啊!

好了,说了一堆,这片子你要是姜文的脑残粉就去看,一搬观影人士不建议去,因为看到一半你会怀疑自己为啥会来看这片

姜文粉会说那些不能自洽的逻辑和动机,其中大有深意,全是隐喻,看不懂的话是看不懂的人道行不够。先不说连基本的A故事都没讲好就要靠强行扯B故事来挽尊的说辞在我看来就是扯淡,《邪不压正》里将所有严肃性消解的段子式幽默,和里头加入的“七七事变”等真实历史事件之间,根本存在着让人不适的严重不调和。姜文这种戏谑式的风格,有人说像极了库斯图里卡,想想还真是(连那种物化女性总要让女性角色搔首弄姿的恶趣味也是一样一样的)。库斯图里卡拿金棕榈的《地下》我都看得烦躁不已,姜文的北洋三部曲我如此不感冒也就可以理解了。但库斯图里卡的戏谑和荒诞是彻底的,是自成逻辑的魔幻现实,是疯癫有理的隐喻投射。而《邪不压正》所谓戏谑式的隐喻,全都淹没在尴尬的台词,尴尬的演技,尴尬的亢奋,尴尬的荷尔蒙,和尴尬的北平里。

PS:我不是黑子,我只是实话实说。

《邪不压正》的北平是尴尬的,因为这个北平太假了。这部电影的年代感塑造之差真是超乎我的想象,好些场景无论是人物服装还是美术置景,都充斥着让人出戏的混乱时代感。有人会说姜文想塑造的本来就是一个架空的帝都,但这架空的帝都可是出现了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七七事变”啊!

这次姜文让我最失望的一点在于,表现得极其不真诚。北平假的很,复仇假的很,爸爸假的很,感情假的很。就像这部电影里最常出现的那一片屋顶,我们也只能看到屋顶,至于屋檐下的真实,姜文是不想还是不屑于拍我不知道,但我认为那“屋檐之下”才是一部电影最真实的血肉。当姜文忙着拍屋顶跑酷的时候,他已经丧失了当年他拍《鬼子来了》的那种深度与力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oodhea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