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实的活着还是虚幻的自我欺骗,当梦境变成现实

我们中的有哪一个是在童年的时候就惧怕长大的呢?

       影片从一群孩子疯狂得可怕的童年开始,暴力、蹂躏、性这些不属于孩童时期的东西统统都出现在大荧幕上。故事的主人公埃文童年时期患有瞬时失忆症,那些可怕的画面会自动的在他的脑海中消失以致于他在成长过程中性格没有因此扭曲,然而他的同伴们的生活却被这些恐怖的童年回忆摧毁得满目疮痍。
       当埃文已经是州立大学心理学系的学生时,偶然的一次翻阅小时候的日记让他潜意识地回到自己当初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的场景,童年时期的那些让他难以置信的经历让他再次回到当初生活的小镇。兰尼变得有些自闭,满房间的飞机模型,嘴里念着当年汤米恐吓他时说的那些话语。而凯丽则在埃文看望她的当晚自杀了,分别之前她说:“如果你真的认为我这么完美,为什么没有联系过我?而只是把我留在这里任其腐烂。”夜幕下年仅二十出头的凯丽却显得有些苍老。
      凯丽死后,他开始试图改变眼前这种不能让人接受的结局。
就像影片开始时出现在荧屏上的那句话寓意的那样:纵使轻如蝴蝶之鼔翼,也能造成千里之外于飓风。每次埃文所做的微小的改变,都让所有人的生活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轨道。但是情况越来越糟糕,令人绝望的痛苦从来没有消失过,总有人要为他所作的改变付出沉痛代价,甚至他的母亲。他爸爸告诉他:你不可能改变一个人然后又不毁掉他们。埃文却固执又偏激的相信自己可以改变所有人的命运,他说:我会寄一张明信片给你,当一切都好起来的时候。
       有一次,我梦到我杀了人,整个世界的人都等着看我枪毙,我躲在家里的床底下害怕得哭起来……梦醒了,我看着房间的窗户,松了一口气,庆幸那只是一场梦。梦里的绝望让我一连好几天都在感叹世界的美好。然而埃文的噩梦却是一场恶性循环,醒来后的世界一次又一次的让他绝望后,他采取的方法越来越极端,眼神中越来越有当年汤米的味道,当影片开始时埃文在走廊上穿着长袍摇摇晃晃地跑向那个存放家庭录影带的房间的镜头再次出现在片尾的时候,我才发现,他俨然已经是一个疯子了。
       最后,他回到了一切的最开始,在这个可怕的循环的开始之前用母亲的脐带勒死了自己。整部电影就像一场梦,摇晃的镜头,反反复复的画面,一声又一声的尖叫,电影看完,我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冒了一身冷汗。
       这是一部令人绝望的电影。虽然故事的最后埃文永远的在这个他不属于的空间里消失了,可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人谁都不能否认埃文这个角色带给我们的强大震撼:他的善良与坚持,他的疯狂与崩溃。导演把一场噩梦变成一个了有血有肉的故事展现在我们面前,埃文就像梦境中的我们绝望又无力。
然而,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埃文结束了自己本不应该的存在,也结束了所有人的残酷的命运,一切都因为他的牺牲变得正常与美好起来。
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有人幸福,就有人必须去承受痛苦。无论重来多少遍,前方都不会是大团圆。

黑客帝国无疑打开了电影的又一个世界,一个真实与虚幻的世界。
当年看电影时雄心万丈认为自己一定会和尼奥一样的选择,寻找真实的世界,哪怕真实是残酷的,哪怕真实是艰难的,但至少我是活着的,按自己意愿真实的活着。但事隔多年偶又重看电影却动摇了。被当作电池充电器的人们被电脑安排成一个个虚似的人生,我们都知道是虚拟的但当中的人们却在“真实”的生活着,他们都认真的喜怒哀乐着,这时候的情感谁又能说是假的呢?是真实的活着还是虚幻的自我欺骗?真实的世界是残酷的,人们躲避着机器的追逐在夹隙中求生存,但这样的生活是真实的,是按着自我的意愿活着,影片最后一个人终究无法面对现实的残酷宁愿选择回去当充电器,过着虚幻的“真实”人生,这种选择当年不理解现在却明白了,这不仅仅是一种妥协更是绝望,看不到将来的绝望,对现在无力改变的绝望。现在的我也许还会和当年一样选择寻找真实,只是这种选择更多的寻求自我,不知道如果是你,你会如何选择

恐怕经历过熔炉中的过往的孩子是的,而看过这部影片的我虽然已离童年,但也是。

童年我们眼中的世界好简单,欢笑和泪水也总是转瞬即逝。因为有成年人基于道德准则对我们的保护和善意的欺骗。我们总是到了独立面对世界时才明白,真实的残酷有多可怕。

可他们,在幼小本该和糖果书本作伴的日子里,就受到如此可怖的伤害,要以怎样的一颗心继续成长?这对他们太难了。所以我相信,虽然民秀最后的举动应该是电影编写的,但绝不止是报仇的情感,里面也尽是对这世界绝望的嘶吼。

铁轨斩断的不只是生命,更是我们对这世界最后一点盼望。

我在看这部片子的时候,震惊愤怒之余,一直期盼着,这是一部可以在最后惩恶扬善的影片。因为我在一直的成长中,一直以为这才是大多数电影给我们价值取向的一个交代和安慰。可我没有想到,它是这样的结局。

因为开头便有这是真实的改编自蓝本,所以我明白,我所看到的这一部电影,所讲述的残酷,都是真实的。

于是我心里对这世界的一些善意的妄想,最终也被击碎了。

我不禁深深对我所生活的世界,产生了一种无处可躲的惧怕。就像电影最后的字幕,残忍还在恣意地生活,真相却无力反抗。

我也可以明白一点,为什么我总觉得成人的世界中,有好多人特别势利无情,或许他们也是被迫为了生存其间?

可我终究不能认同,如若这世界就这样被强权、黑暗包裹着,善意的人们也慢慢向灰色地带妥协,何处是岸?哪里还有光明?

如果你告诉我这就是现实,我只能无奈摇头,我不同意,但我不知我们这一代人是否可以有改变这一切的能力,虽然我也没有信心。

但我很敬佩仁浩和柔珍,他们真的可以在那么无力的情况下支撑到底,是普通人不一定做得来的。

我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像他们一样坚信真理,惩恶扬善,也是他们这样的人,可以改变我们的世界。这也是唯一我对于这电影的遗憾,我们真的不只要做到“不被这世界改变”,因为这不够,即使我们可以坚持避世,但谁能说的准什么时候这世界中的黑手就要伸向你?

所以我们需要克服这样那样的惧怕,有更多有识之士共同将这世界改变,向一个好的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