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而终,关于你的一切都淡淡的

蝶衣对戏如痴如醉,不疯魔不成活,也像段小楼说的一样:你是真虞姬,我是假霸王!从一而终,此境,也是非你莫属了。我一直在想蝶衣是从小被扭曲了心理,“我本是男儿身,又不是女娇娥”才是他最初的想法,所以后来的一切除了他自己的疯魔也不得不怨旁人的推动。他欠菊仙一句对不起,怀孕的菊仙冲下看台去救段小楼的时候,他看在眼里,可他没有阻止;文化大革命他被段小楼诬陷举报的时候,他愤怒心凉,同时又把菊仙骂的一文不名…他一直把她当成他跟师哥之间的小三,一直不与她亲近,不对她尊敬,可是他忘了,她其实才是无辜的,关键在于小楼爱的是谁。没有菊仙还会有桃仙柳仙各种仙…他是挡不住的。蝶衣跟菊仙,戏里戏外,倒都成了真虞姬了…而这楚霸王…永远停在了历史里…
关于菊仙。菊仙爱着段小楼,我想后来,她也真切的关心着程蝶衣,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碟子戒烟那会儿,哭着喊冷,娘,水都冻冰了…菊仙一把把他抱在怀里,眼神里写满了心疼。还有文化大革命搞反动的时候,段小楼为了自保出卖蝶衣,顺带着把那把剑也给扔了火里去,也是菊仙,奋不顾身的抢回来…从花满楼的头牌,到心甘情愿跟着段小楼闯荡江湖,她受了多少白眼受了多少欺凌,可她全都不在乎,她只在意他心里眼里有没有她。蝶衣对小楼的感情她不是不知道,所以她早年一直试图让他们分开,可是拗不过天命,他们三人的命运紧紧纠缠在一起…原本我想失去孩子的痛苦她是最不能承受的,可是当看到段小楼在打四旧的文化革命军面前喊出那句“我不爱她!我跟她划清界限!”时她呆滞绝望的眼神我才知道,她真的把一切都给了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在了他身上,这一刻的她才是最痛苦的…
关于袁四爷。他对京剧的疯魔程度不亚于蝶衣。他的悲惨结局令人惋惜的同时也让人憎恨那个时代的动乱与猖獗。他对蝶衣几乎是百依百顺的,他的蝶衣的赏识也让人为之赞叹,他们的故事也似一场悲剧,蝶衣为了缓解师哥弃他而去的痛苦,与他夜夜笙歌,而他痴迷蝶衣的一颦一笑
一嗔一闹,月色下看到流泪的蝶衣,不自觉的就脱口而出:“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

一直想看霸王别姬,却知道昨晚才看了第一遍,今天再看多一遍。因为我觉得这部影片只看一遍的话就太对不住了。看完之后感觉依旧是淡淡的感动,淡淡的悲伤,淡淡地心疼蝶衣。

这是我听到这个电影后,第一次看,怎么说呢,当我每每看到蝶衣看小楼那眼神,仿佛真看到了那种虞姬看楚霸王那种浓浓爱意,那么的幽怨,发自内心的爱,真的可以是不疯魔不成活,为什么会有这种眼神,小豆子一来时,只有小石头万般呵护他,那种从小给蝶衣的安全感,依赖感,让蝶衣久久不能自拔,而后小豆子被错词,惨遭小石头毒打(拿烟斗捅嘴),让其记住了台词,成全了两人,于是小豆子让小石头答应他一辈子陪他唱霸王别姬(此刻的诺言便埋下了祸根),此后二人产生了一件件让人觉得扼腕可惜的事情,小楼爱上了妓女(矛盾的爆发点),而蝶衣却将自己给了袁四爷,而后开始抽大烟,那为何袁四爷欣赏蝶衣呢?我们都知道袁四爷死的时候被扣的帽子为戏霸,而袁四爷痴迷于戏,可他不能像蝶衣那样疯魔,当看到了蝶衣,袁四爷却忍不住觉得他就是虞姬,所以才会说真虞姬假霸王,而小楼呢,取了妓女,菊仙却不让小楼再去唱戏,于是蝶衣小楼产生隔阂,之后发生的各种各样事件,导致蝶衣越来越对小楼失望,从而沉迷大烟不能自拔,文化大革命时期,蝶衣菊仙小楼三人互相指责,互相告发(矛盾爆发),最后结局处,我们看到了什么?蝶衣当演到虞姬拔剑自刎时,早已成魔,于是乎,真的把自己想成了虞姬,自刎而死。

待续…

后天是哥哥离开的第十年,我以前从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他,然而现在在我的心里,他成了神,我开始喜欢他。可惜他以不在,他在世界的另一端,微笑着看着我们这边的世界。

回望整部电影,看到的是什么

哥哥演绎的程蝶衣有进纯青之境,他讲自己与程蝶衣的灵魂结合在一起。

一个人对一部戏的痴迷,对师哥的依恋感,对菊仙的小嫉妒,

程蝶衣是有情有义的。在龙凤楼门口,受万人追捧的程蝶衣如此高高在上,可是当身后响起冰糖葫芦小贩的叫卖声时,他转身凝神,我知道他一定还记得小时候那个愿望是把冰糖葫芦当饭吃的同伴。

不疯魔不成活,这个是最描述蝶衣的话。

菊仙的出现让程蝶衣开始害怕失去他的师哥了,他带着哀求的语气,要师哥跟他……不,是让他能和师哥唱一辈子的戏,就是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的一辈子。程蝶衣眼里闪出迫切希望师哥的答应的光芒,可是,段小楼的回答却像一记耳光打在程蝶衣的脸上“不疯魔不成活,唱戏得疯魔,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可怎么活?”程蝶衣失望了,他眼神里溢出痛苦,却忍住泪水。

真的看完会流泪,为什么?一个人为了毕生梦想而努力,为了小时候的承诺,为了文化的传承,为了成为一代真正的角儿,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我所不能拥有的。

段小楼与菊仙订婚那晚,程蝶衣很生气,他气他的师哥要取别的女人了,他觉得那女人就是潘金莲,要抢走的爱的师哥。他两次哀求段小楼别走,换来的是段小楼一句“你管得着吗?“”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程蝶衣望着段小楼手挽菊仙离去的背影,心碎!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景非你莫有,此貌非你莫属

可就算他的师哥爱了别的女人了,他还是爱他。在袁四爷家中,程蝶衣见到一把他找寻已久的剑,看着这把剑的程蝶衣就像孩子把心爱的宝贝抱在怀里,生怕有人要夺走。为了这把剑,他成了袁四爷的“红尘知己”。他落泪,把袁四爷给震住了!忍不住称他“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程蝶衣是为了兑现少年时的诺言想把剑送给师哥而出卖了自己吗?当他把剑仍在段小楼怀里时,段小楼拔剑一看,称道“好剑!”却又补了一句“又不上台,要剑干嘛?”他绝望地看着挂在墙上的旧时合照,转身说:“以后你唱你的,我唱我的。”随后离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窦志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可他终究还是放不下他的师哥啊!段小楼被日本人抓走了,他立刻想去救段小楼,纵使是想刁难他嫉妒的菊仙,但最后,他还是去了,给日本人唱戏。他爱段小楼,不顾自己。纵使段小楼啐了他一脸,他也心甘情愿。

其实,程蝶衣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鸟,他想找个依靠,戒大烟的时候他喊着“娘,我冷!”其实他心中一直缺爱。他爱他的师哥,却难以启齿。他想得到师哥的爱,可是师哥却只把他当亲兄弟看待。他想爱人,他的师哥却爱上别的女人。他救下了小四,想好好栽培他,最后小四长大了,翅膀硬了,走了,跟他抢角儿了,批斗起他和段小楼来了…….

程蝶衣总能把关于自己与师哥的一切都记牢于心。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他与段小楼重登舞台试戏,与看门的老头对话中,程蝶衣两次纠正段小楼回答老头的时间,是啊,一切仿佛就在昨日,而这一切又是如此漫长。程蝶衣变回虞姬,段小楼变回霸王。然而岁月无情,霸王已不再是当年的霸王,竟唱不下去了。蝶衣微笑着看着这位衰老了的霸王,也许他心中想着,能跟师哥唱戏唱到老也是一种幸福吧。程蝶衣再唱起霸王别姬,却假戏真做,霸王真的别姬了。蝶衣啊,你怎么舍得让你的师哥一个人留在世上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